據說逢閏月便要吃豬腳補運
今年此傳說特別火紅


媒體大肆報導我還是沒看到
雖然二大利講了
我仍然沒在最需要的那天吃到
後來我還是有吃到
我不是要講豬腳
而是最近接二連三發生些事
讓我不得不...

大惠因為子宮下垂動手術
小惠因為家暴上法庭
這二位超過廿年的朋友在今年有著不同的際遇
一人承受著身體的不適
一人受著心靈上的折磨

外婆住院 
上星期一下班時才聽說因為狀況不對送了急診 
洗了澡出來已經變成醫生說不樂觀  外公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
心急如焚的我打算要搭晚上的火車回去 
小姨丈又去了醫院一趟  說輸了血的外婆血壓上來了
於是星期二我進辦公室處理事情  搭只剩最後一個位子的一點半火車
戴著氧氣罩的外婆輸著第四包血 
靠著鼻胃管進食尿管排泄 
還好叫她還能轉頭張眼 
可能大舅跟舅媽在之前就一直對我訴說那巴掌大的褥瘡 
當真正看到她身上那五個不會好的傷口  我的心反而很平靜
穩定地問護士如何生成 ?  狀況如何 ?


印尼來的 A卡
我不會怪妳
我只是看到妳未來會在身上有外婆十倍的褥瘡
我祝福妳有好醫生治療  有家人陪伴


這世界總是充滿了矛盾
大惠有三個小孩  連盼望多年的兒子都來報到
生了幾胎也讓她的子宮嚴重下垂
照理說子宮應該用不到了 
但當醫生建議切除時  她還是猶豫了起來
最後選擇綁吊方式處理 
我除了在她手術後去探訪  能做什麼 ? 

小惠被先生栽贓外遇
言語暴力不夠  現在加上身體傷害
她正在申請家暴保護令
一段婚姻搞成這樣 
她也受不了要離婚  可是小孩怎麼辦 ?
不帶小孩  她不放心
帶上小孩  沒能力養
我除了一直鼓勵她  安慰她  還能做什麼 ?

外婆狀況不佳
我們也不忍心看她受苦 
是要全力搶救?  還是結束她的苦痛?  決定權在誰?
我與外公邊走邊討論這個問題  
我們想法一致  很簡單
讓愛美的外婆減少受苦 
盡量醫好  但那種強力急救就放棄

之前無論她是開刀還是跌倒
我總是很樂觀  知道她一定會好
這次... 心情很複雜
看著她在病床上毫無招架之力 
除了在她耳邊要她加油   為她乾瘦的身體按摩  我又能做什麼 ?


星期天晚上莫名的胃痛在擦了茴香後直往上衝
聽到這消息  那個痛便停留在心輪
車子經過羅東後突然發現心不再緊揪著  情緒也沒那麼激動
在花蓮的那幾天 
無論是在醫院  還在整理外婆的衣物  我都不太有情緒起伏  晚上也能睡 
直到上火車前  到醫院跟外婆說話  鼻頭忍不住酸意湧上來
火車往北開了  心情又低沈了起來
瞬間想起小時候每每從花蓮回台北  總是在跟外公外婆說再見時便得忍住哭意
上了火車也還是偷偷在拭淚 
總是要到了松山站才願意承認回到台北的事實 

回到台北的那個晚上  躺在床上眼淚不斷地往外流
自己一個人的場域  刷牙時  洗澡時...
總是不禁會想起將來可能發生的那場景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之路 
這種老話聽起來真是不痛不癢 
也覺得應該不過如此 
每次看電視電影 
遇到有親人過世的片段我總是任性地隨著劇中人傷心
我總想著   現在傷過了心  以後應該可以平心以對
現在才曉得 
就算劇本成套都編好 
真是遇上那段落 
情緒是怎麼也止不住的往外衝 


吃豬腳  日偏食 
多事的這個閏五月呀 
願大家都能平安渡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gugu 的頭像
dagugu

無限純粹

dagug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